• <li id="f04ld"><s id="f04ld"></s></li><menuitem id="f04ld"></menuitem><s id="f04ld"><u id="f04ld"></u></s>
    <dl id="f04ld"></dl>
  • <dl id="f04ld"><menu id="f04ld"><small id="f04ld"></small></menu></dl>
  • 〔澎湃翻書黨〕情感勒索:為什么說“父母皆禍害”?

    2018-09-03 book 248

    陳宜楠

    2018-09-03 16:13

    來源:澎湃新聞


    《延禧攻略》熱鬧收官了。反派嫻妃最后斷發明志,打入冷宮,觀眾為此淚目,也是真恨不起來:當一個人的無情來源于有情,再多的得意也只能生出失意來。

    她在世上又是很伶仃的。對母家的愛和渴望,和對夫君的一樣,石沉大海。本想清清靜靜做一世無用也無害的好人,卻接連被母親吼醒:“家破人亡,都是你的錯!我這一輩子,最后悔的事情,就是生了你這個無能的女兒啊!”


    《延禧攻略》劇照


    電影《伯德小姐》里,克里斯汀同樣是母親眼中沒什么出息的女同學。她想去紐約讀大學,母親偏偏想她留在身邊:“你爸公司各部門在裁員,你知道嗎?你根本不知道,因為你除了自己誰都不在乎……我怎么養了你這么個勢利眼……反正你也進不去那里的學校,你連駕照都拿不到,你的學習狀態……或者說你不學習的狀態都不值州立學校的學費……你就應該去市立大學你知道嗎?就你這種學習熱情,就去市立大學,然后進監獄,然后再回到市立大學改造,然后你可能就振作精神,自力更生……”

    父母一句話能帶來天堂或地獄。地獄不是他/她對你撒了脾氣,說了狠話,而是他們覺得我們自私:“我多么不容易,你不夠聽話,不夠體諒,都是你的錯。”
    孩子心里即便委屈,還是無法控制地感到虧欠,想做出彌補。于是,嫻妃開始認認真真宮斗,克里斯汀表面上對未來絕口不提。
    也不是沒有為自己辯白過。不過有些交流,另一方并不想弄明白你為什么沒聽話,他們需要的,只是你照著他們的意思去辦。我們看到兩個聽話的女兒,還有兩個被成全的母親。
    只有一個人可以表達感受的互動,是談不上“溝通”的。美國心理學家蘇珊·福沃德認為,通過貶低對方的能力,使他人迫于由此產生的愧疚感、責任感和恐懼感,服從自己的安排,是一種“情感勒索”。
    除了蘇珊·福沃德的《情感勒索》,市面上還有兩本幾乎與之同名的《情緒勒索》值得注意,一本來自臺灣心理咨詢師周慕姿,她對蘇珊·福沃德的理論做了更多中國本土化的琢磨;另一本來自朱迪斯·P.西格爾,她專攻婚姻和家庭問題,對情緒慫恿下的過度反應有著更為細致的考量。
    “勒索”落腳于強迫行為的發生,燭照的是妥協一方不情愿又不得不為的曲折心情。即使因為珍惜的人受傷,感覺不平,我們也不大用“勒索”這個詞,但我們會說:“你可不可以講道理?”“你可不可以理解我?”
    其實,大多真實的相處,接近《伯德小姐》的戲劇展現:彼此有回憶,有默契,好的時候會面對面睡同一張床,分享同一張卡帶;也會一點點意見就鬧得不可開交。但,相互還是要好的。
    所以我想,心理學家們聚焦“情緒勒索”的行為模式,想探討的其實是:為何明明很要好,談愛時卻容易不講道理?而愛,有時又為何顯得沉重?
    蘇珊·福沃德認為:“導致摩擦產生的首要因素很可能是情感勒索者的施壓方式,而不是要求本身。”與其說我們惱怒自己被支配,不如說是對內嵌其間的權力秩序感到疲憊:一方總是可以提要求的,一方總有責任去滿足。

    權力的游戲最先可能發生在家庭,那是我們接觸到的第一個權力結構。對于年幼的孩子,父母的情緒控制是非常強大的武器,孩子服從了,自己就會省心很多。由于孩子對自身和外界的理解有限,不得不求助父母。收到積極的反饋,便能肯定自己,生長出自信;反之,就不斷批評自己,改造自己,直到開始懷疑自己。



    心理學家歐文·亞隆寫過一部短篇小說,叫《媽媽及生命的意義》。主人公垂垂老矣,在瀕死的幻象中回到了童年,他在一個陽光燦爛的游樂園里,朝媽媽揮著雙手,大喊:“媽媽,我表現得怎么樣?”

    被父母認可的愿望如果從未得到滿足,就會始終追隨我們。家庭又是個人最初的社會支持系統,早年的人際互動模式會內化進入我們的內心,澆灌成年以后人際關系的模板。你是得不到肯定的小孩,就會是不敢拒絕的大人。
    心理咨詢師魏湘在一篇文章里提到,現實生活中,很多人對于父母的感受會經歷三個階段:一是“我的父母特別好啊,他們說的都是對的”;二會覺得“父母怎么這樣啊,原來我的很多問題都是他們造成的,我恨他們!他們不改變,我能怎么樣?”;三是“原來他們是這樣的,我是在這樣環境長大的,所以我是這樣的;我接受這個現實,不再期待他們改變,還是自己看看如何來讓自己更好吧。”養育者的肯定有賞味期限,問題在于,你是否能結出自己的果子。
    其實,掌握權力的那一方,往往也有自己的困局。嫻妃的母親恐懼家破人亡,克里斯汀的母親恐懼女兒的能力與外界的挑戰不適配。有多恐懼,就有多沒底氣。她們把別人弄哭,是為了確保自己的恐懼不會真的實現。相對讓別人受傷,他們更恐懼擔心的狀況發生。
    說這是自私,他們也是不服氣的。因為有些出發點,確實未必是謀私,而是“為你好”“為這段關系好”。相信自己對別人的責任,比對自己的責任更重要,是有點“犧牲”味道的。這樣的念頭無論合不合理,首先合理化的,是提出要求的行為:“即使傷害了最關心的人,他們也不會有罪惡感或后悔,相反還會頗為自豪。他們正在幫我們改善自己。”他們是那種,出門前需要反復確認天氣預報的人,如果哪天突然撞上大雨,他們只會更確定,未雨綢繆的行為有多么正確。他們將恐懼當做真實來承受。

    周慕姿發現,如果說認知是情緒的源頭,不少認知與原生家庭、宗教背景、社會規范、媒體宣傳息息相關。比如傳統會認為,小孩是需要管教的,父母是需要孝順的。生活充滿規則,我們自有底色,部分刻板印象并不源于控制者們自己,卻被內化成信念。



    朱迪斯·P.西格爾的研究則證明,情緒是有記憶的:“一旦我們發現與當前經歷中的情感相似的記憶,我們就自動進入了類似的情節,并以之前的經歷去預測即將發生的狀況……就像眼鏡一樣,我們的觀念可以加深對事物的理解,使事物棱角分明。但是不符合當前狀況的觀念則會誤導我們,讓我們對事物的理解產生偏差。大部分情況下,我們都不知道自己戴著的眼鏡能夠改變我們對周圍世界的理解力。”



    意識到原生家庭的不足,實際上是一個進步。但就此打住,將期待放在父母的改變上,氣力就使錯了方向。真相總有很多苦衷:有時是基于他們當時認為正確的認知,有時是他們本身就在傷害中長大。但是去打破這些限制,還是繼續受困于此,你卻不是沒有選擇。

    親密關系的建立與維護也確實花費心力。賓夕法尼亞大學一項研究曾證明,人們成為父母或母親后,幸福感會在聯結感、自身能力感、自主性三方面大打折扣。
    只是,需要借助管理他人來讓自己好受一些,等同于修剪他人的枝蔓,直到自己認可的樣子。韓劇《Live》提到過這種焦慮被轉移的狀況:“孩子是沒錯的,搞砸事情的總是大人。大人在自己的人生被搞砸后,又來毀掉孩子的人生。”
    一個人若沒有發展出合適的心理邊界,會無法接受:如果有人以不同的方式理解世界,我們應該為他們創造空間,而不是為他們制造障礙。缺乏換位思考的能力,會讓周遭的人抓狂,自己也萬分委屈:“我又沒有錯,你為什么不聽話?”
    忽略,是具有殺傷力的武器。我們反復請別人“講道理”,就是想說:你可不可以看到我?聽到我?理解我?尊重我?即使呼喊被硬生生關掉,我們還是會去選擇服從的。如果不呢?會失去認可,失去親密,總之,會有不好的事情發生。
    我們以為自己在用“珍惜”交換“珍惜”,卻透支了“自由”。當獨立的意志被別人的情緒長久吞沒,自己真正的需要也難剝離出來了。即便是克里斯汀在暗地里“偏不聽話”,這樣的行為還是受制于母親的想法,依然不是獨立的。
    某種程度上,總想照顧別人的情緒,也是在抑制自己的憤怒。放棄表達真實的需要,接受說服,合理化狀況,消化情緒,看似符合社會對“抗壓性”的期待,沒有合適的管道去排遣日復一日的負性感受,人心只能導向抑郁。
    “事實上,大部分情感勒索造成的痛苦與困惑,多半是因為我們關心對方并認為對方也關心我們,卻突然發現有對方為了自身利益,竟然罔顧我們的感受……讓人很難把這樣的關系稱作‘愛’。” 任何感情耗竭的過程都與亦舒說的相差無幾:“任何一個人離開你,都并非突然做的決定,人心是慢慢變冷,樹葉是慢慢變黃,故事是緩緩寫到結局,而愛是因為失望太多,才變成不愛。”

    雖然悲傷是為愛付出的代價,但被控制的一方若一味怨恨另一方,也會失去變通的能力,走向情感勒索的泥沼,“受害者和情感勒索者的身份轉換,在任何關系中都可能發生,……但只有一方扮演情感勒索者的情況很少”。雙方都是關注別人比較多,意識到自己比較少,彼此能擁有的世界,也不會多寬廣。誰又真的能做誰的上帝呢?


    蘇珊·福沃德在書中提到:“你不必響應情緒勒索者的任何要求”。這意思應該是說,在情感勒索中,離開不是逃避,留下才是。離開了,可以與更多的可能不期而遇,畢竟一個人的資源越豐富,能力也就越強。

    這世上是沒有“完美主義”的吧,這個詞的背后也許躲著的是,那些可能讓我們感覺“自己不夠好”的脆弱情緒。現實生活往往更像是,你天生有一條破了洞的船,這個洞永遠修不好,而你也不會再有新船,你唯一能做的,就是讓水舀出去的速度比流進去的快。我們其實并不真的介意父母是否完美,但真的希望,當我們不是他們期待的模樣,他們依然接納我們。



    責任編輯:方曉燕

    澎湃新聞,未經授權不得轉載。

    新聞報料:4009-20-4009



    電話咨詢
    郵件咨詢
    陕西快乐十分中奖金额
  • <li id="f04ld"><s id="f04ld"></s></li><menuitem id="f04ld"></menuitem><s id="f04ld"><u id="f04ld"></u></s>
    <dl id="f04ld"></dl>
  • <dl id="f04ld"><menu id="f04ld"><small id="f04ld"></small></menu></dl>
  • <li id="f04ld"><s id="f04ld"></s></li><menuitem id="f04ld"></menuitem><s id="f04ld"><u id="f04ld"></u></s>
    <dl id="f04ld"></dl>
  • <dl id="f04ld"><menu id="f04ld"><small id="f04ld"></small></menu></dl>
  • 福州一条龙多少钱 王者荣耀妲己甜奶 成都酒店特殊服务 手机时时彩冷热号统计 彩票计划软件吉林快三 郑州小姐务 二八杠有没有诀窍 358彩票 彩发发破解版 时时彩万能码使用